龙血雾灵_DragonWithering

【杰祭】I found my God in the fog of Manor 1

可能ooc,红蛛友谊向,不会写红蝶的语气,虽然是杰祭,但是祭司还没出来就不打祭司的tag了qwq



“杰克君,杰克君,醒醒。”

耳边传来美智子小姐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头痛欲裂。这是在哪里?椅子,玩偶,幕布......仍然受困于此,这种滋味可真难受。我记起我应该在进行狩猎前的准备,哦,该死的,我竟然睡着了。

“杰克君看起来脸色苍白呢。是身体不舒服吗?需要妾身来替班么?”

“多谢您,美智子小姐。不过您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呢?这个时候您不应该正与瓦尔莱塔小姐一同进行下午茶吗。”

“妾身是上场的狩猎,不小心将瓦尔莱塔小姐给妾身织的手帕忘在此处,便在门外等着您前往狩猎场所再进去寻找。不料狩猎迟迟未开始,妾身便擅自闯入,发现杰克君您在椅子上睡着了,而且面色惨白,便立刻叫醒了您。如果您不介意,那么这场狩猎就由妾身来替您进行。”

“多谢美智子小姐了,那么我先离开了。明日我会替您值班的。”


我梦到了‘他’,用手术刀残忍地杀害了一名妓女,开膛破肚,是梦境,但感觉如此真实,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名妓女的肌肉纤维在我们的手术刀下被撕碎,那颗鲜活的心脏仍在跳动,那令人恶心的肠胃仍在蠕动,粘稠的血液从脖子的大动脉上的创口喷出,溅到了我们的脸上,浓浓的铁锈味,令人感到兴奋,令人感到害怕。从肚子里切下一半的子宫,用今天早上报童送来的报纸包裹住,血液不断地渗透出来滴落在地上,用报纸包了一层又一层。

‘寄出去,我相信你会做的。’

‘毕竟我们可是一体的,不是吗?你也不想活活被钉在十字架上烧死吧。’

将鞋底沾上的血渍蹭掉,披上风衣,拿起包裹返回‘家’里。却忽然看见父亲母亲出现在门口,父亲母亲看不清面孔,父亲穿着西装,嘴中说着我永远不会抛下你的话语,却在母亲怀了自己之后人间蒸发。可笑的爱情不是吗?

从那时起母亲的生命就只能靠烟酒维持,我被打,被用烟烫,这些我都忍了。一天母亲大发慈悲,给了我只小熊布偶,十分破旧,但那是我童年中唯一的玩具,‘他’却让她损坏,如同我的心般,再无人能修好。

“我爱您,母亲。”这是我将母亲的尸体和贫民区的简陋的家一起烧毁时所说的最后一句话。这里埋葬了我的母亲,以及我的过去。

如今,我只能靠着为富人绘画为生,直到绘画也制止不了他时……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梦到了自己的过去,但我不认为这是神给我的提示,毕竟我的神,早已迷失在火焰与伦敦常年不散的浓雾之中了。


评论(1)

热度(3)